歌手阿阿海配资世界浙富控股豪赌“中国好声音”风险莫测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钴概念股-中国股票配资-线上股票配资-最权威的配资网站

  

浙富控歌手阿阿海配资世界股收购梦响强音文化传播(上海)有限公司给人以走火入魔之感:从参股20歌手阿阿海配资世界%加码至参股40%,豪掷8.4亿元巨资,进而再谋求51%歌手阿阿海配资世界歌手阿阿海配资世界的绝对控股。梦响强音目前的核心业务是“中国好声音”系列节目的品牌衍生开发。梦响强音财务数据显示,其盈利增长十分强劲,2013年营业收入约为3.35亿元,净利润约为5070万元;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超过9000万元,净利润则达到3180万元。

也许正是这份亮丽的财务数据,让浙富控股不惜投入巨资来谋求控股几无固定资产的梦响强音,但其中的风险不容小觑。在此期间,浙富控股股价仅有短暂表现后,复归沉寂,也说明了二级市场投资者对这一收购并不认可。

超高估值更显饥不择食

目前类似于“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电视娱乐节目层出不穷,这类节目往往是电视台原来的主持人、编导等自立门户之后制作的,利用其在电视台的人脉资源安排在黄金时间播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冠名赞助商等的广告收入。往往几个人合伙便成立一家公司,几乎没有固定资产,这些编导和节目主持人就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人在公司在,人散公司散。节目办得下去就办,办不下去就散伙。这些节目制作公司几乎都是“空麻袋背米”,所需投入资金都来自赞助商的广告,只是需要一点运作技巧和明星的品牌效应。一旦散伙,对合伙人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中国好声音”节目推出以后获得了较大的成功,但两年运作下来,加之同类节目不断推出,电视观众已经产生审美疲劳,市场效应也明显递减。让制作团队意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上市公司愿意出巨资来收购这家固定资产仅有32万元的节目制作公司。此前有不少上市公司出巨资收购影视类公司,而公司股价也受到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追捧。不过,浙富控股在影视类公司标的不多的情况下,目标转向更加细分的电视娱乐节目制作公司,并且给予超高估值,未免有些饥不择食。

浙富控股财大气粗,而梦响强音的股东则是精明过人。原来的协议是浙富控股参股20%,但浙富控股的出价实在太诱人了,梦响强音的股东显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套现机歌手阿阿海配资世界会,因此愿意再多卖些股份,加倍卖出40%的股份还不算,连绝对控股权也一并拱手相让。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浙富控股还想要,梦响强音的股东大概会出让100%的股权。当然,浙富控股也不敢要再多了,否则接下100%的股权,仅凭浙富控股那是玩不转的。

估值泡沫远超互联网

必须指出,就在3月26日浙富控股首次公告参股梦响强音的当日,梦响强音的股东申请增资1500万元,如今梦响强音名义上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但那增资的1500万元尚未缴纳。这也就是说,梦响强音股东增资的钱还没有掏出口袋,已经都被算作已有股权让浙富控股收购了。由此不难理解,梦响强音股东为什么要迫不及待地多卖股权给浙富控股了。短短一年半时间,几个好朋友临时凑起来的娱乐节目制作公司,今年一季度的估值已经高达21亿元,而到今年底还有可能膨胀到惊人的38亿元,一年不到估值几乎又要翻番,吹泡泡也没这么快。不算前面已经赚到的现金,仅凭40%的股权已经套现8.4亿元现金,这比互联网泡沫还厉害。

浙富控股愿意做冤大头,梦响强音的股东又何乐而不为呢?要知道,梦响强音的股东手上并不是只有一个“中国好声音”在运作,同时在运作的还有“中国好舞蹈”、“中国好歌曲”、“出彩中国人”等类似的电视娱乐节目。与此同时,全国还有很多同类电视娱乐节目在竞相播放,观众普遍产生了审美疲劳。这种情况也引起了广电总局的关注,去年10月出台“加强版限娱令”,规定“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播出的新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1个,当年不得安排在19:30~22:00之间播出”,并将对电视晚会进行调控。由此可见,电视娱乐节目还面临一定的政策风险,运作的空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而此类娱乐节目被逐出电视黄金时间,必然影响广告收入,因此吸金能力也会下降。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浙富控股豪掷亿金的收购实际上是慷股市投资者之慨。浙富控股去年4月实施了非公开增发,募集资金8.59亿元。不到一年,原来的募集资金投向便相继变更,转而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供公司生产经营使用。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浙富控股能够财大气粗地收购梦响强音了。这里还请浙富控股能够珍惜股东的钱,别把钱不当钱花了。